<rt id="uu6w8"><xmp id="uu6w8">
<sup id="uu6w8"></sup>
<rt id="uu6w8"><xmp id="uu6w8">
<wbr id="uu6w8"><optgroup id="uu6w8"></optgroup></wbr>
<sup id="uu6w8"></sup>
<tr id="uu6w8"><optgroup id="uu6w8"></optgroup></tr>
泰山“無字碑”考異 (下)
作者劉慧 點擊:30944 等級:★★★

 

 
            始皇刻石之處凡六,《史記》書之甚明。于鄒嶧山則上云“立石”,下云“刻石頌               
     秦德”。于泰山則上云“立石”,下云“刻所立石”。于之罘則二十八年云“立石”,二十
     九年云“刻石”。于瑯邪則云“立石,刻頌秦德”。于會稽則云“立石,刻頌秦德”。無
     不先言“立”,后言“刻”者,惟于碣石則云“刻碣石門”,門自是石,不須立也。古人
     作史,文字之密如此。使秦皇別立此石,秦史焉得不紀?使漢武有文刻石,漢史又安敢
     不錄乎?
 
     在顧炎武之前,有關無字碑的歸屬只有觀點不見論說,自此才有了實際意義上的辯爭。顧氏的論據主要有四:一是岳頂已有李斯所篆的秦碑(也就是秦的紀功刻石),不應再立無字碑;二是宋以前無人說無字碑是秦碑;三是《史記》記秦石有“刻”,漢石無“刻”之記,是為秦石有文而漢石無文;四是如果秦皇別立此石,或漢武立石刻文,理應有史記載。自此,無字碑為漢武所為的觀點,一直占據著上風。
      在二十世紀下半葉,有人對顧炎武的漢碑論提出了疑問,重申無字碑為秦始皇所立。質疑的立論依據,歸納起來主要有如下幾點:
      其一,從無字碑的高度及形式特點看,屬秦制。“從無字碑的高度看,與瑯琊刻石相近。石上方有收分,此點也同于瑯琊刻石”;“從形制看,碑身削四棱。劉跂記泰山刻石,也削去一棱,‘制曰可’三字,即刻在削棱后的平面上。二者作法相近”。
      其二,無字碑的尺寸符合其“水德”的制度。認為無字碑的長短廣狹數據合于秦尺的倍數,“可見泰山無字碑的形制符合‘數以六為紀’的制度”。
      其三,馬第伯《封禪儀記》所說的“石闕”就是無字碑。“此石頗象闕,故其應即馬第伯《封禪儀記》中所說的始皇所立闕”。
      此外,還出現一種觀點:認為泰山無字碑既不是秦始皇所立,也不歸屬漢武帝,是東漢封禪祭祀的遺物。
      這一論點首先以立碑的地點來確定碑的性質。無字碑立于岱頂,“和古代帝王封禪泰山似乎有一定的關系”。二是排除秦始皇、漢武帝有其碑的可能性。論據是:始皇所立石的形式沒有時代較早的記載,劉跂所云“四五尺”,與董逌的“八九尺”都未必可信,如與時間相隔一二月所立瑯琊立石(引用《山左金石志》材料石高丈五尺),“兩石大小似乎不應如此懸殊”,因此劉、董“所見的始皇泰山立石,似乎已經不是原石的全部”;“漢武帝立石被毀的時代可能相當早,見到的人不多,所以對它的形制除了應劭所說的‘高二丈一尺’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記載”。既然秦始皇立石在宋代之時已經不是全石,與無字碑就沒有了關系,漢武帝的立石也已早毀,無字碑也就不可能是漢武所立。三是以形制而論無字碑的特點與現存的東漢碑相近,碑身截角的做法,“在西漢至東漢初年的石刻里都見不到”。泰山無字碑制作精致且截角,“只可能在東漢,并且還未必在東漢的初年”。由此結論:泰山無字碑為東漢帝王舉行封禪之類大典所留遺物。從到過泰山祭祀的幾位帝王看,“泰山沒字碑為東漢章帝或安帝所立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假使從碑的形制來看,尤其安帝的可能性更大于章帝”。也就是說,泰山無字碑應為安帝所為。
      有了秦始皇、漢武帝、東漢安帝三說的論點論據作參考,結合在討論中所采取的方式方法,我們提出如下基本觀點:
      第一,泰山封禪的立石包括兩個內容,一個是紀功刻石,一個是封石,兩者不能混為一談。以秦始皇封禪為例,在《史記?封禪書》中“立石頌秦始皇帝德”,說的是紀功刻石;“明其得封”,說的是“封藏”之封,是以石為封,是為封石。在《秦始皇本紀》中“立石,封,祠祀”,“立石”為封石,也即封藏之標志石。再說漢武帝封禪,《封禪書》中“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巔”,“上石”之石,應是紀功刻石,“上泰山,亦有封”,此封猶如始皇“封藏”之封,以石為封,此石也就是封石。封石是個標志物,故又有“紀號”之名。關于封禪之儀立石有二,馬第伯在《封禪儀記》中就有表述:封禪“治石”二枚,“一紀號石,高丈二尺,廣三尺,厚尺二寸,名曰立石。一枚,刻文字,紀功德”。《封禪儀記》又云“始皇立石及闕在南方,漢武在其北”,“立石”即封石;“闕”在封石的四面。“漢武帝在其北”,是“漢武帝立石及闕在其北”的省文,“立石”與“闕”是對應的。
      第二,封石在封壇,而紀功刻石未必就在封壇。如唐玄宗的封壇在玉皇頂與日觀峰之間的太平頂,而紀功刻石在北邊的山崖上(現之大觀峰,兩者有著一定的距離)。宋真宗也是這樣,封壇與紀功刻石不在一塊。所以說,秦始皇、漢武帝的紀功刻石不一定會在封壇上,不應該一說刻石就到封壇上找。元好問《東游記略》云:“秦觀有封禪壇,壇下有秦李斯碑”,“李斯碑”毫無疑問是紀功刻石,表明秦的刻石是在其封壇的下方。
      第三,刻石的形制特點具有特殊性。形制往往是判斷物體時代特征的重要依據,但就碑刻而言就有一定的局限性,特別是封禪刻石更具特殊性而非一般物件所能比。秦始皇是封禪的先行者,本來就沒有章法可依,具體到刻石的形式是個未知數,是他首開先例。漢武帝是第一個繼始皇而為之的帝王,也曾面臨封禪有不知所措的無奈ii,在刻石的問題上對秦制有所借鑒是情理中的事。還有一點也應注意,形制的形成與變化需要有一個長期的發展、穩定過程,僅憑一件標本很難談形制所應具的普遍性意義,更何況封禪刻石又有一定的特殊性。如泰山岱廟現藏有一通明代的《金橋碑》,碑身斷面大致呈方形,其高度與無字碑也接近,但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僅從形制做作出判斷不可取。還有秦始皇、漢武帝的“立石”,兩者時間相距也就百余年,很難作出有價值的區別比較。因此說以碑石的形制來斷定無字碑之年代(或秦,或漢),無多大意義。
      第四,《史記》所云漢武帝“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巔”,所上之“石”,不可能是今之無字碑。在不少有關無字碑的記述中,有“石膩白而堅,非山所產”、“色黃白堅瑩,無苔蘚,非岳之所有”的說法。其實,無字碑即取自岱頂之石。《岱覽》卷八說:“諸志謂石色堅瑩非岱產,蒙摩挲久之,竊謂與巔石無異,意就當時石筍劃劙而成,以表泰山,故屹屹不可震撼,古稱石表者。”據實地考察,無字碑之石來自岱頂的丈人峰。丈人峰巖石高6~7在巖峰的一側現仍有辟石之痕跡再從其石質花紋顏色等看兩者也都是一致的無字碑位于玉皇頂峰頂的南面丈人峰在玉皇頂峰頂北面兩地相距190左右就地取材省去不少麻煩測量所得無字碑碑身高495厘米,碑寬上為112、下為124厘米,側寬上為69、下寬為93厘米,碑身計有4.7立方米,此花崗巖的比重為2.8左右,以此計算無字碑碑身重約13.26噸。如此之重的龐然大物,依當時的運輸手段顯然是無法從山下“上石”至泰山之巔的。況且漢武帝是三月令人上石,四月即封泰山,從時間上說也為運輸增加了難度。
      有了以上幾點認識,我們再回過頭來分析一下泰山無字碑的秦始皇說、西漢武帝說、東漢安帝說。
      先說東漢安帝說。此說三個基本理由中的第一點是說無字碑的性質,與爭論無涉。第二點是在排除秦始皇、漢武帝的可能性,其論據是秦始皇所立石在宋代已不完整,漢武帝所立石被毀的年代也相當早,由此說明秦始皇、漢武帝與無字碑沒有關系是不合情理的。論據的瑕疵在于:一是以劉跂所云“四五尺”與董逌所云的“八九尺”之差異,定論秦刻石已殘缺是一個誤判,劉與董所言的尺寸差距是因“累石固其趾”造成前后高度不一的結果,與殘損無關;二是漢武帝的刻石只因缺乏記載而被認為是早毀也有失公允。退一步說,即便是“殘損”成立,也不影響秦始皇漢武帝所立的可能性,因為紀號石與紀功石是兩回事,立石有二,是秦漢封禪的慣例。第三點落腳在碑的形制上也缺范例。我們現看到的東漢碑無論是泰山岱廟的漢碑還是孔廟、濟寧的漢碑,不見無字碑這種斷面呈近似方形的碑體。而其列舉的麅孝禹刻石,高不過才1.45米,與無字碑相差太遠,況其他方面也多有差距。僅從無字碑打磨“光滑”這一特點,不能足以說明是東漢之物。還有,安帝、章帝來泰山實施的是巡狩之禮,所作所為在《后漢書》有記,不曾言立石、刻石之事。巡狩與封禪在“受命于天”的性質上是相同的,但表現在祭祀形式上兩者是截然有別的,立石、刻石為封禪所特有。因此,無字碑不可能是東漢安帝所立。
      再看漢武帝說。此說一上來就斷定岳頂既已有李斯所篆的秦碑(也就是秦的紀功刻石),“不當又立此大碑”,似嫌武斷。如上文所分析過的,封禪立石有“紀號”、“紀功”兩石是無可爭議的,以有一石而否定另一石的存在實屬想當然。其次說宋以前沒有人說無字碑是秦碑,但也沒人說無字碑是漢代的,反而從明代開始起都說是秦始皇所立,故而此據令人生疑。其三,說《史記》記秦石有“刻”而漢石無“刻”,是為秦石有文而漢石無文,這也是秦始皇說與漢武帝說雙方反復爭辯,“咬文嚼字”的一個焦點。其實如前文所論,封禪之石刻與不刻是相對而言,如紀功刻石已經刻文字,不必再言“刻”,只有“立”;而如果是封石,那是一個標志石,也就沒有“刻”這個環節,只有“立石”。其四,說如秦皇別立此石,或漢武立石刻文,理應有史記載。這又回歸到第一個問題的答案中,“立石”與“刻文”是兩個概念,如果將兩者混淆了,在《史記》中也就找不到本來意義的“立石”與“刻石”了。
      最后看秦始皇說。此說主要是以無字碑的形制說事,形成它最大的優勢。一是從大的方面說無字碑的形式屬于秦制,比對的對象是瑯琊刻石,這種比較缺少共性。上面我們曾分析,碑刻形制有其特殊性,相互間發生模仿是在所難免的事,況且秦漢時期是碑刻發展的早期階段,各個方面都還不成熟,秦始皇與漢武帝的封禪時間相距百年,故以此判彼意義不大,何況碑刻形制的形成還有它的局限性,無字碑或秦或漢在形制上不會有迥然的變化。二是由形制(具體的尺寸)延伸到秦以水為德,有“數以六為紀”的制度,即便如此也不能確定無字碑的歸屬。因為在漢初之時也曾以為漢是承水德之運,因此也無法排除漢武帝以水德之數來營造的可能性。況且,說“數以六為紀”的制度用在了無字碑上也是勉強的,無字碑從整體上看是規整的,但具體到每個面,每個角都不甚規則,其測量數據的準確性很難把握(已見發表的數據尺寸幾乎都存在差異),僅從最重要的尺寸——無字碑的高度來說,是加之碑蓋的通高,還是碑身之高?況且還有碑身嵌入地下巖石的尺寸不明,因此其高度的確定就存在人為的隨意性。
      此說,還提出了馬第伯《封禪儀記》中的“石闕”就是無字碑,也有失本意。《封禪儀記》的“立石”與“闕”,不是一回事,如果說無字碑是“闕”,那就與“立石”無緣,兩者是主角與配角的關系。《封禪儀記》云“始皇立石及闕在南方,漢武在其北”,所言“立石”是紀號封石(其前文有言“一紀號石……名曰立石”),也就是說,在封壇上有不但有“立石”,而且有“闕”。 《封禪儀記》又云:“臺上有壇,方一丈二尺所,上有方石,四維有距石,四面有闕。”“方石”即“立石”,表明在其周圍還有“距石”及“闕”分別分布在“四維”與“四面”各個方向。四維(西北、西南、東南、東北方向)有距石;四面(西、南、東、北)有闕,“立石”與“闕”不可等同,前者是主角。
      秦始皇、漢武帝、安帝三種說法就觀點而論,無字碑為東漢安帝所立可以排除在外。其他兩說,如僅從立論到論據來看都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不過沒有脫離《史記》、《封禪儀記》等文獻所記,以及岱頂現存遺跡的大致范圍,符合秦皇漢武封禪立石的基本條件。可以肯定:無字碑是秦始皇或漢武帝封禪泰山時的遺物。那無字碑是秦,是漢?我們在馬第伯的《封禪儀記》中可找到答案,只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人們把簡單的問題復雜化了。
      馬第伯說:在東漢光武帝的“封所”可以看到南、北兩個封壇,“始皇立石及闕在南方,漢武在其北”。對這一記述人們肯定不只一次審讀過,但卻沒有與泰山極頂的實際地形地貌結合起來。以馬氏所說,在光武帝封壇的南面是秦始皇的立石與闕,在北面是漢武帝的立石與闕,漢光武帝的封壇位于兩者的中間。如果對這種說法無疑義,那么無字碑肯定是漢武所為,因為受極頂——玉皇頂的地形所限,如果無字碑是秦始皇的遺物,在其北的東漢“封祀所”,還有再北的漢武封壇,就都沒有了著落,因為無字碑距玉皇極頂石的距離很近,在極頂石之南無法容納下光武帝與漢武帝的兩個封壇。是否東漢、西漢的兩個封壇在極頂石以北(或懸崖下),也可排除這種可能,因為“祭天于南,就陽位”,所以祭壇不會在其北(陰位)。而東漢元和二年(85年)章帝東巡,“上至泰山,修光武山南壇兆”,直接表明漢光帝的封壇在山南之位。因此,受地理形勢的制約及禮制規范要求,無字碑只能是漢武帝的“立石”。在此還需補充說明的是,無字碑現有的“碑帽”,應是后人“張冠李戴”的結果。正是有了這種形式的“碑帽”,無字碑“頗像闕”了。
      在此再對無字碑的名號作一梳理。無字碑是因其無字而得名,而就其性質而言是“封藏”之石,也是封的標志,故云“紀號石”。明末清初的談遷在《談氏筆乘?太山》稱:“太山上秦始皇立無字碑,或曰碑函、或曰鎮石,或曰表望,或曰待刻。”碑函,是封函之碑(下有石函之說);鎮石,可謂高大威然而鎮;表望,謂標志以示;待刻,當為無字之義。又有石表、石闕之稱,或因形、或謂意各有說辭。但如依無字碑的性質,名其曰“漢武紀號石”、“漢武封石”為宜。
      說漢武紀號石,不能遺漏漢武帝的紀功刻石。紀功石自然是有文之石,但其文在《史記》、《漢書》中無載,幸而泰山太守應劭的《風俗通義》有記:“事天以禮,立身以義,事父以孝,成民以仁。四海之內,莫不為郡縣。四夷八蠻,咸來貢職。與天無極,人民蕃息,天祿永得。”古有“前漢無碑”之說,宋代陳槱《負暄野錄》卷上有文云:
 
           《集古錄》并《金石錄》所載,自秦碑后,凡稱漢碑者悉是后漢,其前漢二百年中
      并無名碑,但有金石刻銘識數處耳。余嘗聞之尤梁溪先生袤云:‘西漢碑自昔好古者回
      嘗旁采博訪,要亦非真。非一代不立碑刻,聞是新莽惡稱漢德,凡所在有石刻,皆令仆
      而磨之,仍嚴其禁,不容略留,至于秦碑,乃更加營護,遂得不毀,故至今尚有存者。
 
      西漢之所以無碑,是因王莽“惡稱漢德”、“皆令仆而磨之”的結果。據《后漢書?張純傳》云:“帝乃東巡岱宗,純從,上元封舊儀及刻石文。”可見漢武帝紀功刻石在東漢劉秀封禪之時刻石已經缺失,僅見張純所獻的“刻石文”。漢武帝刻石,有可能就是在王莽的禁令中被毀。
      綜上所述,無字碑是漢武帝封禪的封壇封石,是泰山封禪的標志之石,也就是即所謂的“紀號碑”。它與“紀功”刻石是兩回事,是沒有什么文字的。漢武帝之舉,或曰傲氣,自以為功德蓋世不可用語言述之;或曰謙卑,功過要留后人評說;或曰無字碑為幾何體“四方無際”(四方無記)之謎底,寓其疆土四方無界,均將漢武帝封禪的“紀號”石與“紀功”石混淆,是為臆說。把無字碑說成是《封禪儀記》中所說“闕”,也有失本相,“立石”與“闕”,在封禪儀注中扮有不同的角色。(下)
                                             轉自《中國文物報》2013-12-4  第七版
【字號
熱點資訊
推薦資訊
單位簡介 | 聯系我們

泰山服務熱線:+86-0538-96008888 E-Mail:tsjqxxzx@ta.shandong.cn

Copyright 2015-2016 泰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泰斗科技 魯ICP備10023199號

俺也去淫五月婷婷,俺也去淫五月婷婷,俺也去淫五月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