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u6w8"><xmp id="uu6w8">
<sup id="uu6w8"></sup>
<rt id="uu6w8"><xmp id="uu6w8">
<wbr id="uu6w8"><optgroup id="uu6w8"></optgroup></wbr>
<sup id="uu6w8"></sup>
<tr id="uu6w8"><optgroup id="uu6w8"></optgroup></tr>
泰山游記——吳昕孺
作者 點擊:26872 等級:★★★


 
       五岳中,我最后來拜會泰山。來到泰山,才知道泰山是五岳中最不容易的。其余四岳,都處于高原或山地,借助地勢崛起,似不是難事;而泰山山群要在一望無垠的魯中平原突立奇峰,雖屬造化使然,卻不能不說是接近神意,難怪歷代帝王都要選擇到泰山來封禪。泰山封禪據說始于周朝,但把此事搞得名垂千古的還是兩位大佬,一為秦皇,一為漢武。他們撇開長安邊上那座風景更為華麗的西岳不登,千里迢迢跑到東岳來,除沿用周朝習俗外,我想,更可能與他們對海的崇拜有著莫大的關聯。登山觀海,海寓示仙境,寓示長生不老之鄉。有人說,崇拜海可以到海邊去呵。但在海邊看海與登山觀海完全是兩碼事,登山觀海賦有無窮的想象力。

       泰始皇登泰山碰巧落雨,沒帶傘,躲到一棵松樹下。松樹護駕有功,成了秦王朝的一名官員“五大夫”。五大夫官不算大,九等爵位,在樹中卻是聲名顯赫了。我去時,那樹枝葉疏離,老掉牙了。總之,泰山前山的松名氣大,可看性不強,五大夫松西邊的迎客松乃泰山標志性物件之一,其拘謹局促之態,真像一名迎接圣駕的大夫。

       漢武帝封禪更加轟轟烈烈,他前后來了八次,只做了兩件事,一是在岱廟種了五棵漢柏,至今蒼勁翠拔,為保護環境作出了貢獻;二是在山頂立無字碑,此碑高數丈,色瑩白,歷經兩千余年風雨而不生苔蘚。漢武帝立無字碑體現了一位帝王面對天地浩茫的無言,它是與神圣的互通聲息,是仰觀星月而俯察生命的一次致敬。

       旅游者口里所說的泰山,一般指的是泰山前山。我以為,前山最妙處有二,一是從紅門上山約三四里,有斗母宮,斗母宮內有一天然泉池,池上立亭,亭前古槐蘊藉多姿。我在槐下小憩,拿出筆記本寫字。槐花滿地,落英如金,忽有雞鳴聲傳來,立地感到萬物質性不同而融泄如一的莊嚴。二是云步橋至十八盤之間,一簾飛雨,巨石摩崖,奇與秀宛如姐妹;再加上對松山雙峰相夾,幽邃清雅,似心懷惆悵的帥氣書生,給這段風景平憑幾分旖旎。只是摩崖上乾隆的詩太臭,偏占著很大一塊地方;對松亭稍顯唐突,偏扼住幽邃的咽喉。這兩處敗筆體現了人一個很壞的毛病:無論在哪里,總想留下自己的印跡。神,正好相反。

       云步橋附近一塊石頭上,有一光緒年間題的四個字“從善如登”頗有新意。人多說從善如流,大約世間善并不多,從善更不易,從善如流便恍如登山觀海,徒具想象力。從善如登說明從善的難度,自卑而高,自邇而遠,從善到底是一件向上的事情,不付出艱辛是不行的。

       過南天門,上天街,經碧霞祠、唐摩崖到玉皇頂。現在我們知道了,泰山屬于道教的地盤。五岳中,道教擁有東西兩岳(泰山和華山),佛教則相中了南北中三岳(衡山、恒山、嵩山)。唯一的例外是觀音,佛道兩教通吃,幾乎沒有哪所道觀內沒有觀音殿。泰山奶奶碧霞元君在她的祠里,也特意邀了觀音做伴,全然不怕年輕貌美的觀音搶了她的香火。

       下午霧濃,天街以上視野模糊,看不到十米遠,只有拉客食宿的當地山民時在目前。晚上,圓月破云,清風撥霧,游人稀少,星輝遍地,泰山像吮著乳汁的嬰兒,側躺在天空母親的懷里。我和一名年輕的大學生小陳坐在瞻魯臺上,念著“泰山巖巖,瞻魯之邦”的句子。小陳問我,在瞻魯臺上真能看到曲阜嗎?我說,不一定是肉眼,也許是心眼看到的。小陳機敏地說,也許是從月亮那面鏡子上看到的呢。我笑著說,是的,從月亮那面鏡子上,不僅能看到曲阜,還能看到天下。

       第二天,和小陳一起觀日出。泰山日出很有名,卻需要機緣。我們凌晨四點起床,到日觀峰已是人頭簇擁。周圍黑咕隆咚,突然涌出一片鼎沸人聲,顯得很不正常。我對小陳說,寧愿看昨晚安靜的月照,不愿看此刻喧嘩的日出。果然太陽也遲遲不出。五點,東邊出現淡淡的霞光,被云遮住;再現時已漸成條狀,幾經反復,條狀愈益擴大。都以為太陽會從條狀霞光中躍然而出時,它卻從霞光帶下方囫圇而出,仿佛一只愣愣的光腦袋鉆出了熱被窩。這不過是一次尋常日出,也就是平時我們說的出太陽罷了。

       看完日出,我和小陳決定從玉皇頂側門去后石塢,經后山下山。這應當是一條明代的古道,至今仍能看到古道的一段遺址。后山人少,自上而下,我們僅碰到十來名游客,但后山風景才無愧于泰山之尊。堯觀頂何其壯闊,“一覽眾山小”在這里最有說服力;古松園何其奇雋,連黃山松都要自嘆弗如;碧霞殿何其清涼,久呆則真懷疑若帶了把斧頭來,斧柄或許會爛掉去;風魔澗何其魔幻,大峽谷巉巖崢嶸,林木茂密,風聲仿佛各種樂器的合奏;鶴仙潭何其晶瑩,是天上的一塊寶玉掉下來,在幽谷中化為一池碧水,觀之即神清氣爽,飲之則脫胎換骨。但又一聲雞鳴,打斷你的遐想。原來,我們下山了,回到了人間。

       寫泰山的詩太多,沒有誰能好過杜甫的《望岳》。杜甫寫這首詩時很年輕,24歲。《望岳》是杜甫早期的代表作。這時的杜甫是一個感性的、抒情的、自我期許甚高的年輕人。安史之亂還沒有到來,“詩圣”還沒有誕生。這樣一首詩成為寫泰山的扛鼎之作,似與泰山的老成持重不太相符。但誰又能說古老的東岳與青春的詩篇不是一對絕配呢?

       泰安就在泰山腳下。泰山的起點岱廟就在泰安城內。我不知道有多少去泰山的人忽略了岱廟,而岱廟對于泰山是那么重要。我不想像導游介紹景點那樣細說岱廟,什么唐槐漢柏,什么中國古代三大宮殿之一的天貺殿,什么李斯篆原跡,什么米芾的“天下第一山”,什么慈禧的壽字碑等等。我是這樣感受的:如果只登了泰山的前山不去后山,等于你只在一位美女的后面看到她的魔鬼身材而沒看到她的絕世容顏;如果只登了泰山沒去岱廟,等于你和一位美女擦身而過卻沒有和她說上一句話。那樣的遺憾,誰想留下呢?

                                                                                編輯:李晶  作者:吳昕孺

 

【字號
熱點資訊
推薦資訊
單位簡介 | 聯系我們

泰山服務熱線:+86-0538-96008888 E-Mail:tsjqxxzx@ta.shandong.cn

Copyright 2015-2016 泰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泰斗科技 魯ICP備10023199號

俺也去淫五月婷婷,俺也去淫五月婷婷,俺也去淫五月婷婷